再談社民連

前兩天「粗暴行為不能解決問題」一文談社民連三子在議事堂上的表現,愚弟才學淺陋,文筆有限,未能清楚表達意見。今天讀明報社評,正中我心意,這就是我想表達的意見。做一回文抄公和大家分享。

縱容議會暴力升級 葬送議員香港形象

【明報專訊】社民連3名立法會議員(下稱「社民三子」),前日在財政司長曾俊華宣讀財政預算案時,搗亂會議廳。「社民三子」自本屆立法會會期開始,騷擾議事進程,時有所聞,前日的搗亂行為,距離直接動手攻擊官員,只差一線,作為文明社 會,絕對不能接受。議會暴力變本加厲所折射出來的議會劣質化,整體立法會議員(特別是泛民陣營議員)如何體待此事,值得關注,如果他們縱容「社民三子」這種激越演出,立法會、議員以至香港的形象,最終會被葬送。

搗亂行為逐步升級

「社民三子」測試容忍底線?

2004年,梁國雄晉身立法會,在議會內已經鬧出諸多事端,不過都止於動口,未有動手。本屆立法會開議以來,他與黃毓民、陳偉業被外界稱為會內的「社民三子」,議事行誼與過去有很大不同,議事不乏語言暴力以外,更加動手。由去年10月黃毓民隔空向行政長官曾蔭權擲香蕉,到前日在曾俊華面前搗亂,顯示「社民三子」在「步步進逼」,測試立法會主席、其他議員、官員和公眾的容忍程度再發展下去可能就出現肢體推撞,是否事態發展到這個程度,大家才會對議會暴力說「不」,已經是擺在眼前的嚴肅問題。

社民連在立會選舉攻下3席,視激進為本錢,表明將在立會搞抗爭。在議會搞抗爭,有很多手法。近年台灣藍綠對峙、壁壘分明,雙方在立法院有組織地爭持、肢體碰撞,並非抗爭,迹近打群架;台灣弱勢政黨或政客在議會抗爭,較經典者是大約20年前以黨外人士身分成為立法委員的朱高正,當年他在立法院搞抗爭,以「暴力問政」風格聞名,曾多次捲入立法委員互毆事件。對此,朱高正堅持:「在國民黨獨裁時期,反對黨為有效監督,必須採取極端的手段;溫和的問政方式,無法有效推動民主發展。」

我們不知道社民連在立法會搞抗爭,其暴烈程度是否要仿效朱高正?我們只是指出,社民連和朱高正所處政治時空,非常不同,這 一點很重要。當年台灣還在威權時代,在立法院的黨外主委寥寥數人,根本起不了作用,國民黨幾乎控制所有資源,朱高正等人被媒體封殺,其議事、主張根本得不 到報道。今時今日,香港的多元化社會格局基本成形,泛民陣營在立會有23席,任何政治主張都會找到園地發表,所有政黨、政客都有可能在媒體露臉。「社民三子」以遭到封殺為由,在議會搞激烈抗爭來傳播主張,不能成立。

另外,「社民三子」的搗亂,並非議事引起,都是在宣讀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途中發難以前日的事態為例,「社民三子」在座位所擺放標語,包括指摘當局「坐擁萬億財政儲備/無視百萬窮人死活」,但是黃毓民發難之時,曾俊華還未講到「利民紓困/共渡時艱」部分,他的發難顯得為搞事而搞事

「社民三子」這種政治表演,投票給他們的人是否認同?社會大眾如何評價?難以掌握和量化,最終可能要等到下次選舉時,由選民的一票決定。社民連認定立場取態多激進,只要在政治光譜中爭取得5%支持,在比例代表制的選舉制度設計下,他們就有生存空間。不過,政治立場激進與在議會內搗亂是兩回事。激進不等於要搗亂。況且,政黨、政客應該有責任提升支持者的品質,若刻意帶領支持者走向暴力之路,不是負責任政黨政客所當為

黨派好惡凌駕公益

泛民縱容使人失望

對於立法會,「社民三子」的行為,不涉民主理念,而是議會程序,甚至關乎議員、官員在會議廳內的人身安全問題前日發生搗亂行為之後,有議員發起聯署譴責 「社民三子」,泛民陣營議員全部不參與。議員是否簽署譴責,自由決定,甚至可以讚揚「社民三子」的行為,但是記者所接觸泛民議員,大多不認同「社民三子」 的做法,不參與簽名,據云是「不想落入建制陣營要泛民自己人打自己人的陷阱」。

其實聯署有何陷阱可言?對於「社民三子」的行為,只有對與錯、是與非之分。按泛民陣營的說法,豈非泛民中人無論做了什麼事,只要涉及建制陣營,都會受到包庇?泛民中人經常自詡公義,佔據道德高地,但是眼中只有黨派利益,罔顧立會,以至香港形象等公共利益,對錯不辨、是非不分,使人遺憾。這樣做,只會令泛民陣營的道德光環黯然失色!

先進民主國家的議會,對於議會程序極其重視,以確保會議進程不受干擾。例如,英國下議院議長若下令議會中人收聲、離場,被命令者若不照辦,議會警察可以用武力把拒命者架出 去。又如,美國聯儲局長伯南克日前出席一個國會聽證會會議時,台上有兩名議員交頭接耳,聲浪較大,主席認為影響會議進行,喝令他們離開會場,兩人乖乖離去。這兩個例子,顯示英美議會的議員,視被趕出會場是不光彩的事,而議長、主席的權威也不受質疑。「社民三子」在會議廳一再表演,他們對被驅逐根本不以為忤,反而認為是光榮之舉。兩者比較,這就是英美民主、議會生活成熟,與本港民主、議會生活稚嫩之別。

據知,立法會將開會,討論如何使會議有秩序舉行。我們對於情況改善不敢樂觀,因為只要議員仍然「官官相衛」,只要還有議員堅持不自重,則香港社會的多元和寬容,只會被搗亂者視為廉價的踏腳石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