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以前曾經睇過 Netflix 一段時間,最近又再睇番,首先睇咗 《House of Cards》第五季,因為前四季都有睇,所以繼續追落去。不過和其他美劇一樣都係虎頭蛇尾,個故仔越講越吾好睇,只係追開就繼續追,睇吓第六季仲有冇耐性睇落去。

之後睇咗新戲 《The Crown》,講香港的前「事頭婆」英女王。係英國做女王都吾係咁好玩,有一大班人阻頭阻勢。第一季還可以,年尾會有第二季。對英國皇室有興趣,可以順便係 Netflix 內找到一套英國皇室紀錄片。

 

自備不鏽鋼飲管 — Go Green Hong Kong

自備餐具外,原來仲可以自備不鏽鋼飲管。我知道好環保,但又有幾多人做到?我如果帶飯盒返工當然會自備餐具,但沒有帶飯盒的日子,就真的沒有試過自備餐具。我係咪應該試試呢?不過我到連鎖咖啡店時一定會主動要求用瓷杯的。😁☕️

我腸胃不好,其實應該聽從中醫勸告,戒忌凍飲。但當酷熱難熬、汗如雨下之際,行入茶餐廳,凍檸茶或熱檸茶,你估我會點揀?當然還是凍飲,最多扮乖加句「少冰」。不一會,凍檸茶來了,杯內「如常」插着一支膠飲管。久旱逢甘露,不消片刻就把凍檸茶一飲而盡。我埋單走人後,膠飲管就會「如常」被掃落垃圾桶。我飲凍檸茶你飲凍奶茶佢飲凍咖啡,日復一日,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如常」的結果會是怎麼樣? 前陣子去某大學校園參加廚餘審計工作,打開其中一個垃圾袋,發現裏面有數之不盡的膠飲管跟剩食糾纏在一起,知道它們的下一站只能是堆填區,我感到十分難過。再之前我曾拜訪位於鶴嘴海岸保護區旁的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研究所內的專家向我和其他參觀者展示她在附近垃圾灣沙灘上撿到膠飲管,飲管上明顯留有魚類咬過的痕迹,我感到愧疚之餘,亦不禁想到人丟膠、魚吞膠、然後人吃肚內有膠的魚這因果報應循環。 正因如此,當我在港大校園裏面看見售賣不鏽鋼飲管的攤檔,就立即買了兩支,再買埋清洗飲管的迷你刷子一根。從此走進茶餐廳,點凍檸茶時就會加句「走飲管」,茶餐廳阿姐初次聽見顯得愕然,還跟水吧阿哥低聲討論這個從未聽過的奇怪要求,不過他們後來都已經習慣了。飲管每次用完拿回家後都要清洗,確實比使用用完即棄的膠飲管麻煩,亦試過在商場food court進食後忘了帶走自己的飲管,十五分鐘才醒起並折返,要勞煩店員摷垃圾桶才把不鏽鋼飲管救回來;還試過不自覺的咬飲管然後驚覺此管不同彼管,咬不得。總的來說,我還是為這個生活習慣的改變感到欣喜。 減少使用即棄餐具飲管 上星期看見細妹的facebook貼出這張照片(圖),寫着「自備飲管,不製造垃圾,」才知道細妹一家四口也已經自備不鏽鋼飲管。樂見愈來愈多親友關愛環境坐言起行之餘,更希望大小食肆減少使用即棄餐具和飲管,尤其是城中那幾間連鎖咖啡店,能否解釋一下為什麼堂食飲熱咖啡可以要求用瓷杯,堂食凍飲卻只能用即棄膠杯?企業社會責任不是着自己的員工去沙灘執垃圾然後拉橫額影相的形象工程,而是認真檢視自己的業務經營模式能否對社會、地球和子孫後代負責。 我們的後代一定會怪責我們今天照常營業的決定。 原文於明報刊登

via 自備不鏽鋼飲管 — Go Green Hong Kong

國內的網絡文學經濟

香港人好難想像以寫作為職業,但國內的文學網站多年來培養了一個全職作家市場,也培養了一個讀者市場。寫作可以是一個職業,更可以一夜致富。除了文學外,還有影視、遊戲、動漫及周邊商品的全配套版權產業鏈的市場。《端傳媒》的文章「當資本席捲言情小說:IP產業裏的愛情生產線」有詳細介紹。我近年都是閱讀國內作家的小說,題材多元化,故事也寫得很好很吸引,而且作品數量很多。香港的年輕人經常說沒有出路,可以考慮北上發展寫作事業。

起點中文網買字讀書
起點中文網買字讀書

香港科技停滯不前

香港夜景
香港夜景

和大家文章分享一編文章,我同意當中的觀點。廿年前八達通出現,香港的科技走在世界潮流之前。可惜是廿年後的今天我們還在用八達通。不單單是歐美國家,連國內的科技發展都是一日千里,香港還只想著舊日的美好,逆水行舟 不進則退,香港人應該多去其他地方看看。最近可以去深圳,你會發現創意無限,敢想敢做。最後成不成功是另一回事,起碼她們敢做敢試。香港現在不是不做,就係只講不做,甚麼事都拖十年八載也做不到。

【发达社会的诅咒:香港互联网停滞的五年】http://www.ifanr.com/775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