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 hang 機的收銀員

代替收銀員的機器
代替收銀員的機器

越來越多店鋪使用機器來代替收銀員,顧客自行點餐或選擇貨品後,以電子方法如八達通或 Apple Pay 付款。我遇到過的就有麥當勞、大家樂、7-11、OK、吉之島超市等。機器不一定可靠,hang 機後還不是要人去處理。時代的轉變令工種要求出現變化,由低學歷要求的收銀員變為要懂維修機器的技術員。統計數字上職位數目可能變化不大,但現代工作對知識的要求高了,低學歷的將來找工作會更困難。

香港科技停滯不前

香港夜景
香港夜景

和大家文章分享一編文章,我同意當中的觀點。廿年前八達通出現,香港的科技走在世界潮流之前。可惜是廿年後的今天我們還在用八達通。不單單是歐美國家,連國內的科技發展都是一日千里,香港還只想著舊日的美好,逆水行舟 不進則退,香港人應該多去其他地方看看。最近可以去深圳,你會發現創意無限,敢想敢做。最後成不成功是另一回事,起碼她們敢做敢試。香港現在不是不做,就係只講不做,甚麼事都拖十年八載也做不到。

【发达社会的诅咒:香港互联网停滞的五年】http://www.ifanr.com/775800

挪威關閉 FM,全面轉用 DAB

JNC FM/DAB+ table radio
(Left) JNC FM, DAB+ table radio, (Right) Sony FM/AM radio

根據英國 BBC 的報導,挪威將會在今年陸續關閉傳統模擬訊號聲音廣播(FM),全面轉用數碼訊號聲音廣播(DAB)。香港的數碼聲音廣播十分失敗,鳳凰、DBC、新城都不再經營,只餘下香港電台苟延殘喘。除了技術原因,例如訊號容易被干擾,訊號接受差的時候會直接沒有聲音。我認為政府政策才是死因,根本沒有幫助新技術在香港的環境發展,放軟手腳,政府根本不想有太多聲音。

Norway’s controversial radio switch-off – BBC News

「君子交惡 不出惡言」,六四晚會有罪嗎?

今日讀《明報》得知,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在 Facebook 貼出文章,評論支聯會如「鴇母龜公」,我感到反感及心痛。反感係因為就算大家道不同,也不應該口出惡言,支聯會爭取的方法可能和她們不同,但也是一直堅持了廿多年,就算認為支聯會爭取不到甚麼,也不至於這麼出口傷人吧。心痛係因為香港施裂十分嚴重,大方向同樣是爭取民主,方法可能各有不同,但互相之間的攻擊比敵人還勵害,如果未能齊心,如何對付暴政?歷年來出席的人民,每年少則數萬、多則十多萬,她們這樣形容支聯會辦的六四晚會,有考慮到人民的感受嗎?

你見過「2元矿泉水,15元盒饭」嗎?

在騰訊新聞讀到中消协公布《2016年春运铁路客运服务体验式调查报告》的報導,原來高鐵上是有「2元矿泉水,15元盒饭」。我每年都乘搭高鐵,可從來沒見過。記憶中礦泉水是¥5,而盒飯更是¥40;只有更貴,沒見過便宜的。報導中雖然提及15元盒飯不斷供是政策上寫明的,可我多次遇上全部盒飯售完。餐車就只有一列而乘客眾多,我就不明白如何可以做到不斷供?文件上標示的,和民眾實際體驗有很大差距。

另外,「网上购票验证码复杂」我十二萬分同意,十次中有九次都搞錯的,花在驗証碼上的時間比實際購票更耐。

最近一次由漢川去武漢,就算購票了也上不到車。聽站台職員之間的對話是因為列車超賣。乘客都已經逼爆到門口了,跟本上不到車。

消协:高铁15元盒饭仍藏着卖_腾讯新闻

 

漢川站
漢川站

 

政府經常性開支不停上升

政府經常性開支不停上升,但香港稅基狹窄,政府要花錢,錢從哪裡來?只好繼續用高地價政策、繼續鼓勵炒樓炒股抽稅。開始好始政府對市民有利,但最後咪又係人民自己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