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交惡 不出惡言」,六四晚會有罪嗎?

今日讀《明報》得知,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在 Facebook 貼出文章,評論支聯會如「鴇母龜公」,我感到反感及心痛。反感係因為就算大家道不同,也不應該口出惡言,支聯會爭取的方法可能和她們不同,但也是一直堅持了廿多年,就算認為支聯會爭取不到甚麼,也不至於這麼出口傷人吧。心痛係因為香港施裂十分嚴重,大方向同樣是爭取民主,方法可能各有不同,但互相之間的攻擊比敵人還勵害,如果未能齊心,如何對付暴政?歷年來出席的人民,每年少則數萬、多則十多萬,她們這樣形容支聯會辦的六四晚會,有考慮到人民的感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