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域市政局公共圖書館

我的前半生
我的前半生

在圖書館借了由中國最後一位皇帝愛新覺羅·漙儀寫的《我的前半生》。書寫得怎麼樣未知道,因為還未閱讀。打開書首先就被一張貼紙吸引過去。

民間捐贈?
民間捐贈?

首先係區域市政局的名字及標誌已經好耐無見過,而上面寫明此書是由謝錦浩先生所贈。不知道謝先生是何許人也,當年為何會捐贈此書。雖然素未謀面,不過我亦要感謝謝先生,因為他我才有機會閱讀此書。

舊式借書卡
舊式借書卡

記得當年的借書證係紙卡三張,如果借閱書本,便把借書人的卡和書本的卡交換。圖書館管理員便知道誰借了那本書。放書本資料卡/借書證的紙袋還在,不過現代電腦化後便不再需要紙卡了。

1983年書籍售價人民幣1.95元
1983年書籍售價人民幣1.95元

查閱書籍資料頁,此書於1983年出版,當年售價人民幣1.95元。

缺公德的讀者

第一次係圖書館借閱書本時發現圖書館的告示:

此書經由缺德者塗污/撕去( 頁),以至妨礙他人閱讀,今將之繼續外借,實不得已,尚希讀者見諒。

圖書館的書籍是納稅人的金錢所購買,是全部香港人的公共財產,大家應該珍惜,閱讀時小心不要塗污,更不要撕下幾頁。我不時在閱讀時見到以前的讀者在書中寫下的句子、留言或者感想等,實在討論。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

圖書館告示
圖書館告示

香港書展2008


香港書展2008
Originally uploaded by Kansir

早前在網上訂了晚上六時的講座,所以不能行早場。午飯後出發,交通暢順,不到一小時便到達。

早便決定不大量購書,去書展主要是感受其氣氛以及聽講座。在報紙得知劉細良出版了新書,所以打算只買這本,總不能空手而回吧。

遇到有興趣的書,記下書名,遲些在圖書館借閱。大家如何看圖書館與書店呢?不計金錢上的問題,越買越多,存放也是一個問題。有些書有興趣閱讀,但沒有收藏的必要。所以我逛書店少購書,記下書名到圖書館借閱便可。

在此特別要讚圖書館,書量多,購書快外。讀者可以向圖書館提議購書,在網上填表格,好快便有回應。

不過最後還是失敗,看到好吸引的書還是忍不了手買下。特別在上書局:梁文道、劉細良、蔡子強、蔡東豪。內地形容這些人為「文化明星」,某程道上我同意,因為我一看到他們的新書便立即買下。

雖然見到梁文道,沒有向他取簽名。其他人(特別係女性?)圍著向他取簽名,真的像明星一樣。欣賞的是他們的智慧,文章內容才昰重點,簽名與否不影響書本的價值。

今天的重點:「蔡瀾與倪匡──好友講好友」講座 。兩位經驗豐富,隨口對談,任觀眾發問,即時回應,笑料多多。原定是個半小時,但原來只有一小時是講座時間,其餘半小時是簽名時間。沒興趣,早早走人食飯去也。

兩碗麵


深圳 Starbucks
Originally uploaded by Kansir

今早食完早餐,經落馬洲過關入深圳去少年宮書城。

麵點王食午餐,拿著記錄卡去點食物,我以為和香港的車仔麵一樣,選了麵底後,選了兩款餸。還在諗要否點多樣餅食,好在沒有要。服務員送來兩碗麵,原來每碗麵是一款餸的。我點了牛肉麵及番茄雞蛋麵。沒有睇清楚餐牌就點菜,便會出現這種糊塗事。同枱的男士望了我多眼,可能心想一個人食兩碗麵,好肚餓嗎?不能丟臉,我裝作若無其事,食完兩碗麵後,還要飲了湯才叫結賬。

食飽(真係好飽!)後走到深圳圖書館。設計開揚,大量引入陽光,感覺很舒服。設有正方形的沙發,沒有椅背,多張放在一起像床般,有人躺下享受陽光;有情侶雙雙躺下,每人用一隻手把書高舉閱說,多甜密。如果在香港,只要伏案休息,很快便有職員/保安員來叫醒了。在多媒體視聽區有電視劇睇,連香港無線電視的也有。之後回去深圳書城睇書。走到倦在Starbucks飲杯咖啡休息,他們在桌底設有防盗鈎,這個很實用,香港Starbucks可以引入。

在元郎等輕鐵回屯門時見到一個有趣的招牌,有限公司就聽過,鐵價公司是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