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否決權」

電台Phone-in到報紙評論對支持或反對五區總辭都各有支持者,我還是堅信否決權的重要,整理一下思緒, 再論「否決權」。

支持五區總辭的說讓選民選擇,但立法會選舉時不是已經讓人民做了一次選擇嗎?因為比例代表制,雖然泛民得票多但席位少,但也得到關鍵少數,掌握否決權,頂著政府惡法。議員應該在任期內盡力為選民服務。

現時中國政府“面子上”會依法辦事,所以我們在議會可以依法用否決權。如果沒有了,中央及特區政府可以“依法”去通過惡法令人民更難爭取應得的權利。星加坡一黨獨大幾十年就是例子。

原地踏步雖無前進,但起碼沒有退步。我怕的是退了一步後,不但不能前進,連走回原位也不能。那就真係賠了夫人又折兵。

重要的「否決權」

由社民連提出的五區總辭,公民黨巳表示參加,民主黨還要等開會表決。最後不論民主黨或其他泛民黨派或獨立議員是否參加,總辭誓在必行。

我擔心五個議席能否保住三個,現時只有23位泛民議員,如果補選成功者不多於3人,令泛民在議會失去20票否決權,政府便容易通過任何政改方案。

2003年董建華推廿三條,當年七一有50萬人遊行反對,但政府沒有理會而繼續立法程序。到六號晚上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辭去行政會議及表明自由黨會在立法會投反對票,政府才宣佈押後立法。明顯政府不是因為遊行而停止廿三條立法,而是因為失去了自由黨的票後,未夠票在立法會通過法案才押後。

全世界的議會政治也一樣,“票”是最重要的,只要夠票,就算只多一票,能通過便算成功。現時泛民在議會有23票,剛過三分一有否決權。就算不能達成普選,但起碼能頂著政府亂來,不會令政制退步。試想像2003年如果田北俊沒有辭職,政府夠票通過廿三條,那會是甚麼光景?就算泛民在下次選舉大發神威勇奪三分二大多數議席,但因為只有政府才可提議案,根本難以廢除惡法。在現時的政制下,立法會議員難有建樹,只可以做一個忠誠的反對派,反對政府的無理惡法,保著現況不退步便是大功得。

否決權是泛民的最後底牌,如果沒有了,在議會只會變花瓶,放在好看但甚麼也做不了。澳門就是一個好例子,只有三名民主派議員,政府喜歡過甚麼法案也可。香港可不能如此,祈望23位泛民議員小心,不要因小失大。保著重要的否決權,做一個忠誠的反對派也不錯。

泛民五區總辭 失敗機會多於成功

社民連提出五區總辭不是第一次,今次因為公民黨和民主黨都表示會考慮,之後加上司徒華提出五人名單,令事件升溫。預測可能出現的情況如下:

1. 親建制陣營不理會,只有泛民五區總辭議員參加補選。事件未能在社會升溫,選民投票意欲低,泛民低票當選。如果得票數比原來當選還低,除了未能證明社會大多數要求雙普選,更加丟面。

2. 親建制陣營派出重份量候選人,投入大量選舉經費,動用各種明的暗的關係,動員黨員、工會會員、中資機構員工,加上他們的朋友親人,以總動員加傳媒攻勢,泛民能保住多少個議席?就算不是全輸,總不能解讀為只有勝出地區要求雙普選。

3. 親建制陣營不理會,「聲稱」獨立人士參選,親建制陣營樂見其成。泛民不能說只有自己5人代表民主而其餘不是。如果有「獨立人士」勝出,不知泛民如何交代。

4. 泛民五區總辭議員高票當選,證明社會大多數要求雙普選。

現時只有23位泛民議員,如果補選成功者不多於3人,令泛民在議會失去20票否決權,政府便容易通過任何政改方案,那就真係賠了夫人又折兵。所以說如果泛民五區總辭,失敗機會多於成功。

恤髮更重要?



Anson Chan Fang On-sang
Originally uploaded by hkdigit.

7000人,當中有多少七、八十歲的老人家,頂著三十多度高溫、超標的空氣污染,「撐傘」及遊行支持泛民主派爭取2012年雙普選。

作為泛民的候選人,陳方安生在遊行中途離隊恤髮,蔡子強形容是「愚不可及,傲慢無禮」,我十分同意。陳方安生不單沒有政治智慧,連基本智慧都沒有。

怎麼可以讓人民在街上走,(應該)作為領袖的竟然去了恤髮。這簡直是公關災難,可以寫入教科書作為反面教材。

陳太要認清自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精英,她要和市民走在一起才可以得到支持。人民的支持是不會白白給你的,就算不投票給葉太,也不代表一定會投票給你。

泛民初選



20051204-oriental03
Originally uploaded by alanine.

今晚睇了泛民初選直播:陳方安生對勞永樂。陳太可能做官太耐,她的講話總是給人“官腔”的感覺。而勞永樂就“草根”得多,聽起來容易有共鳴。

不知陳太是太老、太緊張,還是平日用英文多,發言時多次“食螺絲”。相反勞永樂就順暢得多,回答時也顯出有急才。

就今晚的表現明顯是勞永樂優勝,不過陳太在得到民主、公民兩黨的支持下,應該會出選。陳太對枼太才是真正的選戰吧!